• 期待新的任务,已经有一年没有画卡牌了。

  • 得到批准,可以上传最近画的一些东西了,主要是魔兽的卡牌,发现卡牌绘制还是蛮有意思的,暴雪给的自由度也挺高,非常愉快的创作过程呢。

     

  • N久没有更新过图图了,最近真的很繁忙,也很迷茫,也许是结婚的原因,也许是到了事业转折点的原因,也许是慢慢变老的原因?呵呵,也许都有吧,希望能在这个烦躁的冬天过后,自己能重新找回一片平静。

  • 从起稿到完成,断断续续进行了快半年吧,照这个速度,有生之年是不大可能吧西游记给画完了。最后虽然奋战到了深夜,疲惫之余却也有一种释然,已经开始期待下一个命题了呢。绘画的过程中参考了很多画家的作品,其中不少都是国画大家,不过发现自己对于那种境界的描绘,仍然停留在懵懂的阶段,国画的底蕴真的是博大精深啊。

    就写着两句吧,要钻被窝去了,下次再见。

  • 2009-12-24

    小露把脸 - [新图的萌芽]

    新图更新一下,最近一直在忙公司的新项目,上个月抽空帮cgart杂志做了篇专访,也算小露一脸。访谈里也没有写太多艰深的东西,始终认为自己涉水还不够深,允许我等快被淹到脖子的时候再吐槽吧,呵呵。

    另,这张拙图的绘制过程分享在cgart的第29期的杂志上有刊登,有兴趣的各位可以去下下来看看,上面也有n多牛比的cg艺术家,链接在此:www.cgfinal.com.

  • 终于离开了上海这个国际都市,回到了家乡,一下火车,正遇上毛毛的秋雨,雨丝覆在脸上,心头浮现出几个亲切的字眼儿:“回家了。”

    先去的是女友的老家,自己的明天再回,但是无论是三门峡还是开封,给人的感觉是一样的,城市虽小,生活气息却很浓。回到了家,却也拖泥带水带了一些工作回来,想完全放松休息看来是不行了,拖着不多的行李,走在尘土飞扬的街道上,一种不同寻常的轻松却也仍然把身上的浮华给吹散了。

    总有一种感觉,居住在大城市的,即便是买了房子的,也总是生活的不很自在。几十层的高楼,上下班的人山人海,超市的热闹,迪厅的喧嚷,餐厅门口的长队~~~~~~如此热闹的城市却排挤不出自己心中的一份孤独。跟朋友吃饭,玩乐总归都只是一时的相聚,一分开心中就空落落的。事业的压力,社会的复杂都让人不得不封闭自己的心胸,作为一种无奈的自我保护。脆弱的人际关系就像有裂纹的玻璃一样,一点疏忽和不经意的谈吐都可能造成无法弥补的破坏。在大城市真的感觉自己就是血管中的一个血红素一样,被迫天天跑来跑去的,有n多的机会见到和认识数量众多的同类,却也只能在说一句你好之后就各自奔向不同的方向,今生可能都无法再相见了,真到累了倦了停下来打了个盹儿,醒来时整个城市的血脉都已经死去了。只能说在大城市里人们追求的都是一种相对隔绝和封闭的小生活,不知道小资这个词汇是不是来源于此。

    回家的感觉却大不一样,小超市,小吃摊儿,小银行,小街道~~~~~~一切的一切都跟这里的人口密度极相符合,一切的一切都正合适。没有了那些浮华的表象,没有了那些硬撑出来的华丽外壳,小城市的生活就是平和和务实。这里的人们不太注意自己的外表不过却很注意自己在别人眼中的形象,这里的人不靠妆面靠的是口碑和印象。钱在这边也不再是万能的了,或者换个方式来说,大家都缺钱,却也不是很在乎钱了。大城市的人情要靠钱来还的,而这里的你要靠的是自己的行为和为对方担量的一份儿心意。走在大街上,感觉人虽少,不过看得却比大城市真切。在那个灯火通明的不夜城,多少人在你身边匆匆而过,很多东西都能看差了,在这边却总有第二眼的机会,让你瞧个正着瞧个全身儿。跟着女友和家人在夜晚的街道上散布,十步以内总能遇到熟人儿,见面打个招呼,寒暄两句,过几天就会有几个朋友相邀去家里吃饭,搓麻。总之回到家的感觉,就是满满当当,实诚,小城市虽小,对待生活,对待朋友的态度,却一点也不比大城市缩水。

    小城市,大生活,在外奔生活的各位,你们是不是也想念这种悠哉游哉的生活了呢。

  • 其实也是老图了,几个月前完成的,一直有把大闹天宫做成一个绘本的想法,不知道何时能有机会,哦不,应该说何时变的不那么懒惰的时候,来把这个愿望给达成吧。

     

     

  • M vs H

    一张最近完成的东西,被日渐干瘪的钱包和日渐充裕的无聊给逼出来的东西,总共用了两天左右的时间吧。

    其实原本刺蛇的位置是一个女性野蛮人的,想搞个野蛮人大战枪兵,不过画到中途,发现极端的别扭,于是乎改笔换成了M的死对头-刺蛇。

    可爱的光头brian建议我背景里加一个坠落的人族大舰,我告诉他老子原来想画来着,可是后来懒虫作怪,草草结束去看地狱厨房了,您要看不惯,自己加一个吧,哇哈哈哈哈哈。

    对方无语~~~~~~~~~~

  • elemental war

    3个月前完成的,当时从电脑中一个被遗忘的角落里扒拉出来的时候,自己都惊奇,这个东西还留着呢。旁边的小宁子白了我一眼:“您老的遗作啊,都能装满一块儿1T的硬盘了,天天懒得要死,也不知道画画!!”

    本人顿时无语外加汗颜,看着她的秀目,刚酝酿的狡辩之词又强咽了下去。

    太丢面子了,于是乎一咬牙,用了两三天,把这个东西给憋了出来。从开始草稿到现在都已经两年零三个月又10天了,事实上总共也就画了不到两周。

    有很多地方处理的也并非很到位,不过不知道为什么一旦完成到99%,剩下的1%就是不想再动了,也许这也是为什么我的东西总给人感觉有那么一点缺憾的原因吧。

    好了好了,我承认,一切都是因为我懒惰,行了吧,就这样,天生如此改不了了,爱咋咋地。